<sub id="wvsxk"><sup id="wvsxk"></sup></sub>
<span id="wvsxk"><sup id="wvsxk"></sup></span>

          <cite id="wvsxk"><li id="wvsxk"></li></cite>
          歡迎光臨中共鳳翔縣委、鳳翔縣人民政府門戶網! 縣委 | 縣人大 | 縣政府 |  縣政協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文章內容更新于2018年12月1日】

          彭德懷在鳳翔的四天四夜

          ——紀念建軍八十五周年

          在建軍85周年來臨之際,筆者走訪了彭總當年在鳳翔指揮解放寶雞戰斗的指揮部所在地——鳳翔縣陳村鎮紫荊村(屈家山)。所見所聞,又一次把我們的思緒帶入了戰火紛飛的年代,勾起了我們對人民解放軍的無限崇敬和對彭總的無限懷念。

          1948年4月,彭德懷司令員率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為調動延安、洛川守敵,分三路出擊西府,打響了西府戰役。期間,設軍事指揮部于西府重鎮鳳翔,歷時四天四夜,指揮了攻取寶雞的戰斗。

          在我解放大軍連克旬邑、彬縣、麟游、鳳翔、岐山數城,以排山倒海之勢向胡宗南軍需供應基地——寶雞逼近之時,彭總率西野指揮部于24日移師鳳翔,進入解放寶雞的前沿,先在縣城西街教堂作短暫停留。期間,指揮部司務長送來幾桶罐頭,彭總得知教堂牧師全跑了,是從那里拿來的?立即嚴厲批評說,我軍不拿群眾一針一線,這是紀律,令其將罐頭馬上送回。傍晚時分,指揮部繼續西行,最后駐扎在城西約10公里的屈家山(距寶雞約30多公里)一蒲姓村民家中。院內前面的倒廈房中設有電臺,后面窯洞為開會辦公的地方。彭總一到,便命工作人員掛上軍用地圖,架好電臺,隨即掌握了解前線作戰情況,分析敵我形勢,坐鎮指揮。

          4月24日晚1時以后,彭總在屈家山主持召開重要軍事會議,西府地委和鳳翔縣委負責同志嚴克倫和邰光瑞也參加了會議,參加會議的共有20多人。彭總在會上講,西府戰役的目的是攻取寶雞,計劃在寶雞一帶消滅胡宗南三至五個旅,建立麟游山根據地。給地方上的任務是:開展游擊戰爭,進行反霸減租,搞好支前工作。中共鳳翔縣委根據這一要求,邰光瑞連夜回城,與各區干部和進城黨員立即出動,組織動員大車150多輛,從虢鎮往兩亭一帶轉運布匹和戰利品,組織擔架隊將前方轉下來的傷員運送到山區安全地帶。游擊隊幫助野戰部隊偵察敵情,熟悉地形,打擊潰散之敵。

          4月25日,駐扎在鳳翔周圍的部隊經虢鎮、賈村塬分三路向寶雞進發,對寶雞形成合圍之勢。26日拂曉,解放寶雞的戰斗打響,激戰一天,寶雞守敵全殲。敵76師師長徐保炸傷,于次日死亡,寶雞隨告解放。之后,因胡(胡宗南)、馬(馬繼援)聯合反撲,軍事形勢發生變化,彭總即部署我主力部隊準備北撤。

          當時,攻克寶雞的我軍部隊正在分散做群眾工作,轉移軍事物資,一時聯系比較困難,彭總就守在電臺旁邊,命令電臺馬上聯系每個縱隊,由他親自布置撤退路線和集結地點。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特別關照一、二縱隊,集中一個團,撤一個團,集中一個旅,撤一個旅,將敵兵工廠、軍火庫以及來不及轉運的軍事物資統統炸毀。27日,天色將晚,槍炮聲越來越近,司令部警衛部隊已做了最壞打算,隨時準備痛擊來犯之敵,由于有一支部隊還未聯系上,彭總堅持要將電報發出去自己再走,面對同志們焦急的催促,彭總臨危不懼,向警衛員要來左輪手槍,帶在身上說:“只要部隊撤出去,我個人沒什么,我可以帶警衛營打游擊。”一直到各縱隊聯系完畢,彭總心里的一塊石頭才落地了,遂率野司人員向北轉移。我西縱主力于28日拂曉前全部撤出寶雞,迅速擺脫了敵人。

          西府戰役攻取寶雞,達到了調動敵兵,收復延安的目的,同時將人民解放軍的戰線延伸到了渭水以北的國民黨統治區,給國民黨統治以沉重打擊。彭總在鳳翔指揮戰斗雖只有幾天時間,但充分體現了他運籌帷幄、用兵如神、軍紀嚴明、秋毫無犯的軍事家本色,在鳳翔人民心目中留下了永不磨滅的記憶。

          習仲勛與鳳翔泥塑

          鳳翔泥塑,歷史悠久,源遠流長。她的發展充滿著曲折與艱辛。真正把她作為一種富民產業,還是改革開放以后的事情。尤其是與習仲勛同志的指導、支持和鼓勵分不開的。

          1989年2月14日,農歷正月初九,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習仲勛同志來到鳳翔縣傳統泥塑村—六營村。消息傳開,全村男女老少無不歡欣鼓舞,奔走相告,整個村子沉浸在一片喜慶歡樂之中。

          初春時節,乍暖還寒,料峭的北風裹著濃濃的春意灑向西秦大地。早晨8點多鐘,一輛黑色小轎車徐徐駛進村子,后面是一輛白色面包車。周圍群眾在村干部和保衛人員的指點下,自覺站立在街道兩旁靜靜的等候著。車子停在泥塑藝人胡新明家的門前,習副委員長微笑著從面包車上走下。他沒戴帽子,身穿深藍色風衣,步履穩健,神采奕奕,既有將軍的風度,又有老者的慈祥。迎接的群眾自發的鼓掌歡迎。習副委員長頻頻向歡迎的群眾招手致意并連連問好:“大家過年好,大家過年好!”看到習副委員長這樣和藹可親,平易近人,胡新明及全家人緊張的心情頓時消失了。當陪同的市縣領導把胡新明介紹給習副委員長時,年僅24歲的胡新明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用微顫的聲音向老人家問好:“委員長好,您老人家辛苦了!”一老一少兩雙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進了屋子,習副委員長隨和地坐在炕沿上,沒等縣上領導匯報,就和小胡一家拉起了家常,從彩繪泥塑的配料、制作、上色,一直問到生產規模和銷售等情況。胡新明一一作了詳細的匯報,最后說:“彩繪泥塑在過去俗稱‘耍貨’,我們的祖輩常年奔走他鄉,走街串巷,用來換取柴米油鹽,養家糊口,十分艱辛。‘文化大革命’中,又被稱之為‘牛鬼蛇神’,當做‘四舊’破除。改革開放后,有了好的政策,才是這一傳統民間工藝又復活了,沒有黨的好政策,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這是實話!”習副委員長表情嚴肅,長嘆一口氣說:“那個年代,不堪回首啊!把我們民間好多好的東西都糟蹋了,手藝人在舊社會受地主老財的欺壓,解放后又生活困難,‘文革’中又經歷了那樣的浩劫,真不容易啊!”習副委員長略作停頓,身子向后微微一傾,右手一揚,高興地說:“現在好了,黨和政府支持你們,小胡還年輕,大膽的干,往前闖,把我們的民間藝術挖掘出來,還要有所創新,有所提高。”習老一番語重心長的話,說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在場的人無不拍手稱快,喜上眉梢。

          當市縣領導向習副委員長介紹胡新明這幾年在彩繪泥塑方面的成就,和他以民間藝人的身份到美國訪問受到里根總統的親切接見,并當場向總統表演泥塑制作等有關情況時,他老人家聽的非常認真,不是露出自豪的微笑,他稱贊小胡說:“這不容易,你這樣年輕,就漂洋過海,為國爭光,真了不起呀!”他又望著胡新明的父親胡義說:“還是后生可畏啊!”

          “這全是黨的政策好,是你們這些大官好官領導的好。”胡新明說。

          “哈哈,官當的不好,不好!要莫你來當這個官,我來學做你的手藝,你看行不行?”習老幽默風趣的話,把在場的人都逗笑了。

          “不行不行”胡新明臉一紅趕緊說:“有這樣的好政策,有您的支持和鼓勵,我就非常知足了,干起來也覺得更加有勁了。”

          習老轉過身子,對一旁的省委書記張勃興、省長侯宗賓說:“你們要好好資助一下小胡,讓他放開手腳干,有這么好的東西,還怕沒人要?要把規模搞大一點,帶動更多的人搞,搞出點動靜、搞出點氣候來。”省上領導明確表態,要支持小胡的事業,并號召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形成產業。

          習副委員長興致極高,還仔細詢問了農村的生產、生活和收成情況。“我這次來看望你們,還想多了解一些農村的情況,有啥困難盡管講。”面對習老情切、鼓勵的目光,小胡非常激動。老人家日理萬機,工作繁忙,怎好意思再給他添麻煩呢?于是笑著說:“現在有糧有錢,豐衣足食,對我的事業上領導又這么關心和支持,還有啥困難,請老人家放心。”

          隨后,習老很有興致地參觀了胡新明的泥塑作品。胡新明及父母、姐妹進行了現場制作表演,不一會功夫,一只活靈活現的泥老虎就呈現在人們面前,習老高興的說:“你們的泥塑工藝很有特色,古里古氣,土里土氣,生動質樸,古色古香,這就是我們民間工藝的魅力所在,難怪美國總統都贊不絕口呢!”習老對泥塑工藝恰到好處的評價與稱贊,使在場的人們不住的點頭,不知者還以為他是這方面的內行哩。

          參觀完,習老又在胡家的灶房、后院看了看,隨即邀同來的省委書記張勃興和省長侯宗賓為胡新明簽名留念。

          出了胡家的頭門,又在另外幾家泥塑專業戶家里看了看,習副委員長才戀戀不舍的上了汽車,向街道兩旁歡送的人群揮手道別,車子緩緩駛出了村子。

          這事雖已過去二十多年了,每當提起,鳳翔縣六營村的村民及胡新明一家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他們說,真正放開手腳、甩開膀子大干還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習老的光臨指導,支持鼓勵,對他們的鼓舞很大,使他們對彩繪泥塑的認識從“耍貨”上升到“藝術”,產生了質的飛躍,跳出了只搞泥老虎、泥娃娃、泥玩具的框框,在挖掘整理過去藝術珍品的基礎上,不斷創新。如今,鳳翔泥塑已發展到戲劇臉譜、飛禽走獸、花鳥蟲魚等多個系列、幾十種產品,還與外國友人聯手,將產品打入國際市場。

          2002年和2003年,以胡深、胡新明為代表的泥塑藝人創作的泥塑馬、泥塑羊連續兩年作為當年生肖郵票主圖,登上中國生肖郵票。2003年,泥塑羊又被選為中國人首次為自己的農歷新年評選的中國羊年吉祥物。泥塑猴、泥塑雞、泥塑狗相繼登上郵政明信片。彩繪泥塑作品被寶雞市旅游局評定為“十大特色旅游紀念品”,她的名聲享譽中華,遠播海外。

          目前,以六營村彩繪泥塑為龍頭,包括木版年畫、剪紙、皮影、馬勺臉譜等多種鳳翔民間工藝組成的六營民俗產業園已初具規模。園區聯結泥塑等民間藝人5200多人,年銷售收入達一千萬元以上。泥塑工藝品制作已成為六營村強村富民的主導產業。鳳翔泥塑能有今天的輝煌成就,是習仲勛副委員長主持、鼓勵、和推動的結果,無不包含著他老人家的心血。

          (鳳翔縣檔案局  巨明堂)

          呂劍人在鳳翔

          1938年,日本帝國主義在侵占太原之后,企圖繼續西進,占據西安、蘭州,將其魔爪伸向我國大西北,陜甘形勢十分危急。為適應新的斗爭形勢,根據中共中央關于對日開展持久戰的戰略方針,中共陜西省委決定在關中成立西府、西南、沿河等地委,以便發展進步力量,動員、組織陜西廣大人民,準備一旦日軍西渡黃河,即在麟游千山山區和隴海鐵路兩側組織領導群眾開展持久的游擊戰爭,建立革命根據地,發展武裝力量,有效地消滅敵人。

          1938年8月,中共陜西省委決定成立西府地委。呂劍人同志臨危受命,按照省委指示,著手組建中共西府地委。當時,他身體有病,在西安作短暫治療后,于9月初走馬上任,為了便于工作,經省委安排從國民黨陜西省醫院調出他愛人郭夏清同志,與他一起到鳳翔。到鳳翔后,隨即與先期到達的原西府地區黨組織聯系人任戈白同志一道,經鳳翔地下黨員沈成章,在鳳翔縣城郗家巷內找了房子(后又遷到行司巷)。他與愛人郭夏清兄妹相稱,同住一處。就這樣,建立起了地委機關。至此,以呂劍人同志為書記的中共西府地委正式開展工作。地委機關由三人組成,組織委員任戈白、宣傳委員王宏謨。后任戈白他調,由肖江洪接替任的工作。

          西府地委雖然有三名同志,組織上也有分工,但對所轄地區黨組織的管理上,則采取分片聯系的辦法,每個人聯系若干個單位。肖江洪住在扶風,兼管扶風的工作。王宏謨兼任岐山縣委書記,又有社會職業,常住岐山。郭夏清同志管理文件,地委的全盤工作和其它縣區的工作都由呂劍人一人負責。

          中共西府地委領導興平、武功、扶風、眉縣、岐山、鳳翔、寶雞、千陽、隴縣等縣及抗戰時期駐西府地區的西北農學院、鳳翔師范、東北競存學校、西北“工合”、虢鎮呂正操部隊留守處等單位的黨組織。

          呂劍人同志領導西府地委開展工作以后,黨的組織逐漸壯大,除原有的岐山、扶風縣委以外,于1938年11月,將中共寶雞、鳳翔縣工委改為縣委,1939年夏,中共眉縣特支改為縣委,并新成立了中共隴縣支部。地委領導的基層組織有50多個,共有黨員500余名。地委還安排交通員王生春等在鳳翔東門內開設磨坊,建立秘密交通站,并由共產黨員王田夫等在鳳翔城內開辦西府書報社,以發行報刊為掩護,傳遞黨的秘密文件和進步書刊。以沈成章家在縣城東街開設的藥鋪為據點,秘密與其他同志接頭和聯絡。以上三處地點都與呂劍人同志保持單線聯系,并以此為橋梁和紐帶,指揮和領導著西府地區我黨的革命斗爭。

          一、 宣傳抗日救國,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宣傳抗日救國,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是西府黨組織的主要任務之一。呂劍人同志根據省委指示,認真部署,精心安排,首先以鳳翔師范學校、東北競存學校、西北農學院和岐、鳳、寶、眉等縣一些中小學校的黨組織和黨員為基本力量,組成宣傳隊,在各自轄區內,以多種形式宣傳抗日,喚起民眾。特別注重宣傳堅持抗戰,反對投降;堅持團結,反對分裂;堅持進步,反對倒退的方針。一時間,在城市、農村、工廠、學校到處都能看到宣傳隊的身影,到處都有宣傳抗日的壁報、畫報和傳單。在“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口號聲中,抗日募捐活動甚為活躍,各界人士捐款捐物,僅岐山益店鎮就捐獻衣物四五卡車,銅板加銀元100多塊,工會毛紡站黨組織動員黨員帶頭紡好毛線,織好軍毯,支援抗日將士。

          在中共中央關于廣泛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感召下,通過西府地委及縣屬黨組織的聯系,社會各階層的上層開明人士積極投身到抗日救亡運動中來。被譽為黨外布爾什維克的東北競存中學校長車向忱,不但以延安抗大為榜樣,為抗戰培養人才,而且還積極支持校內中共地下黨組織和民先隊的工作。學校先后幾次被武裝軍警包圍,進步青年被捕,每當關鍵時刻,他總是挺身而出,設法營救,向國民黨當局提出強烈抗議,最終被捕師生獲釋。各地黨組織廣泛團結進步力量,同破壞抗日救亡的頑固分子,進行有理、有利、有節的斗爭。鳳師黨組織領導廣大師生斗倒了在學校實行法西斯專政的反動校長卞錫九,岐山縣黨組織聯合愛國民主人士和群眾,斗倒了打擊迫害抗日進步力量的縣教育科科長蔡蔚起,有效的打擊了反動勢力的囂張氣焰。

          二、 積極發展黨組織和黨的外圍組織

          西府地委一成立,呂劍人同志就把黨的組織發展工作放在首位,在積極發展學生黨員的基礎上,更注重在農村和工廠發展黨員,建立黨的組織。這一時期,除原來黨員人數較多、力量較大的東北競存中學、鳳翔師范、西北農學院、寶中、岐中、鳳翔申都小學、岐山益店小學、寶雞馬營小學的黨組織發展壯大外,在寶雞工合的一些工廠也建立了黨支部。畢業回鄉的學生黨員,在附近農村也發展了黨員和建立了黨的組織,使西府地區黨員人數成倍增長。

          在國統區大量發展了黨員之后,又及時提出了“在發展中求鞏固,在鞏固中發展”的要求。同時,通過黨小組、黨支部會議,秘密舉辦流動培訓班,對黨員進行了國共合作、團結抗日問題,黨的基本知識,黨員氣節和保守黨的秘密等問題的教育,每月集中搞三五次,每次一兩個小時。呂劍人同志親自赴各個培訓班講課。各縣委的同志也分頭下去講課。在對黨員進行教育的基礎上,動員黨團員帶頭并引導進步青年參加抗日部隊,到陜北學習革命道理,接受艱苦環境考驗。1938至1939年間,西府地區各縣不少黨員和進步青年到安吳青訓班、抗大、陜公、山西民大等地培訓,經過教育培訓,成長為黨的優秀干部。

          在發展壯大黨組織的同時,積極發展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組織(簡稱民先隊)。民先隊是我黨領導的進步革命組織。當時,西府地委把發展民先隊員視為發展黨員的第一步工作。但后來國民黨組織的“抗協”和我們爭奪青年群眾,同時還限制、破壞、打擊民先隊的活動和組織。特別是從1939年后半年起,民先隊的活動遇到極大困難。在這種情況下,呂劍人同志及其西府地委及時調整對策,在黨組織較強的學校和單位積極發展民先隊員,并策劃將民先隊員打入“抗協”內部,利用合法身份進行斗爭。這樣,既削弱了“抗協”力量,又鞏固了民先隊組織。這個時期的民先隊,真正起到了抗戰先鋒和黨的外圍組織的作用。

          三、 改造地方武裝

          改造地方武裝,是一項非常艱巨的工作。呂劍人同志就這項工作在地委多次討論,并親自同各縣縣委討論分析,要求各縣縣委在地方武裝力量中開展秘密工作,進行影響滲透,爭取使其成為抗日力量。當時的國民黨縣鄉政府都有保警隊,不少在鄉軍人藏有槍支或是地方武裝的后臺老板,我們派黨員到這些武裝中去當兵、當干部,一來可以搜集情報,摸清動向,二來與他們交朋友,用我黨的思想去滲透感化,與他們建立統戰關系,如果時機成熟,就把他們拉過來,加入革命陣營。扶風縣委軍事部長、后來的縣委書記孫憲武,工作積極主動,與天度鎮保警分隊長王瑞麟交朋友,做工作,爭取了一個鄉的保警隊:岐山的馮興漢原在陜保武裝中,后在鄉作警備分隊長,我們與之建立了比較好的關系,后來馮起義任我們的游擊隊長:岐山城關黨組織利用社會關系同非法武裝劉岐周、謝志英、張景堂建立了聯系:眉縣的地方武裝差不多都掌握在統戰朋友汶潔甫手中。這些武裝在解放戰爭中都發揮了作用,成為我黨西府地方武裝的重要力量。

          1939年9月,國民黨頑固派加緊推行“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反動政策,多次制造反共摩擦,大肆鎮壓進步力量,白色恐怖愈演愈烈。根據新的斗爭形勢,中共陜西省委決定撤銷西府地委,改為省委特派員制。呂劍人同志任特派員。西府地區的黨組織除岐山、扶風、眉縣、西農由中共岐山中心縣委管理以外,其余的黨組織均由呂劍人同志以特派員的身份直接管理。1940年春(大約3月份),呂劍人同志調回省委工作。西府地下黨的工作關系交給省委,郭夏清同志由交通員護送也離開鳳翔。

          呂劍人同志在鳳翔工作了一年半時間。他是在敵人的白色恐怖下領導整個西府地區黨員和群眾與敵人戰斗的一年半。他所表現出來的一個共產黨人不怕犧牲、艱苦奮斗、無私無畏的英雄氣概和革命斗爭精神,永遠銘記在鳳翔人民的心中,他的光輝業績永遠載人西府地區革命斗爭的史冊。

          (鳳翔縣檔案局  巨明堂)

          李宗瑞全集